台湾时间银行招募会员~~~欢迎报名参加! 台湾时间银行招募会员~~~欢迎报名参入!

最新消息

这样的案例不时上演:

深锁家中扬言自残的孩子,痛苦无助的母亲,一通一通求助电话「我该怎么办」…

「我不要去医院,我不要去医院!」社区一角,精神障碍者「阿荣」把自已锁在浴室里,一边高喊著不要上医院,一边砸浴室木门、肥皂、衣服、窗帘...;阿荣的妈妈瑟缩浴室外的角落,无助喊著「阿荣,不要做傻事」,却又不敢强行进入浴室,怕遭阿荣打伤又怕阿荣自残。

20多岁的阿荣在念高中时,因课业压力太大,出现精神障碍,有多次伤人自残纪录,也多次进出医院;这天他突然挥拳砸烂家里的落地窗,妈妈见状好言相劝,但阿荣不听,妈妈拿起电话想要向外界求助,阿荣就躲进浴室乱砸乱打,纠缠了一上午,最后劳动警察与医护人员,才把阿荣送到医院。

这样的案例,每天在社区的某些角落不时上演;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副主任张筱婵表示,该会照顾者专线0800-507272(台语「有你,真好真好」),一年约接获求助电话2000多通,精障者家属占一成以上;有的精障者手拿菜刀或扬言要跳楼,家属打电话求助「我该怎么办」,也有求助者不愿透露家属有精神疾病。

张筱婵指出,有患者因受不了课业压力发病;也有患者当兵时女友变心「兵变」、或女性遭男友抛弃;也有人做生意失败、财产一夕之间化为乌有,而导致忧郁症、躁郁症甚至精神疾病。
张筱蝉说,该会受理的精障者家属求助电话,有的家属愿意侃侃而谈面临的情况,有人怕遭外界异样眼光,不敢坦承有精障家属;有的精障者的家属因遭病患伤害而搬出去,家中只剩老父或老母在照顾,年迈的照顾者担心「万一我走了怎么办」;还有家属怕精障者以后乏人照顾,干脆携精障者一起走上绝路。

张筱婵指出,目前政府对於未满50岁的精障者,可依身心障权益保护法,给予短期托顾照顾;满50岁以上精障者依长照法提供照顾。

但该会统计,精障者居家照顾仍占大多数,而且大多委由公卫护士;然而公卫护士要照病患太多,癌症病患、肺结核病患、爱滋病患,都由公卫护士一肩挑起,根本无法应付,有的护士视照顾精障者为畏途。

张筱婵说,照顾精障者比照顾其他身心障碍者还要辛苦,希望政府加强对精障病患的照顾,减轻家属的身心压力。

转载2015-11-24 15:15 联合晚报 记者刘开元/台北报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