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時間銀行招募會員~~~歡迎報名參加! 台灣時間銀行招募會員~~~歡迎報名參入!

最新消息


傑智的雙腳,留下行走不便的後遺症,看他在清潔廁所的地板、小便斗,仔細地擦了又擦,注意到白色磁磚留存的縫隙髒污,他都一一地洗過、再擦乾。(圖/伊甸基金會提供,下同)

生活中心/綜合報導

雙眼專注盯著濕滑的地面,握著拖地的把手,傑智一邊提醒:「這裡還要再拖一下,乾一點比較不會滑倒,」他雙腳卻吃力地緩緩移動,又叮嚀一聲:「會危險~小心喔!」細心認真的工作態度,比一般人更留意細節。

傑智在台灣高等法院進行清潔的工作,光從大門口走到後面大樓,不算短的路程、一般人早已大汗淋漓,換作負擔這些清潔工作的肢障者,很難想像傑智他們負荷的勞力,身體疲憊的程度,遠超乎我們想像!

傑智一邊提醒:「這裡還要再拖一下,乾一點比較不會滑倒,」他雙腳卻吃力地緩緩移動。

因為小時候發燒,卻影響到傑智的雙腳,留下行走不便的後遺症,看他在清潔廁所的地板、小便斗,仔細地擦了又擦,注意到白色磁磚留存的縫隙髒污,他都一一地洗過、再擦乾。這是投注多少時間、心血,才有職人等級的清潔專業。

其實,過去台灣缺乏完善的特教學習環境,雙腳不便的傑智,求學階段是普通班的他,其實在成長的路上,常有一些無法體諒的「直立人」(是相對於身障者的稱呼),對他說話會語帶歧視,以嘲笑眼光看他們,即使面對殘酷的現實,傑智仍不放棄,他說:「但我們(身心障礙者)比較慢,所以要比別人更努力!」

心裡想著「要更努力!」這是許多障礙者在跨過一道道,關於生活的關卡,他們真實的心情寫照是跌倒了還是得爬起來。

以往,針對身障朋友、台灣以「隔離保護」的政策來處理,無論是政策面或家庭想法,多以保護身障者的角色自居,卻較少以積極面的角度,規劃身障者的職場環境,該如何讓生存的環境能更友善身障者,同時,有工作的身障者,也減輕了家人的經濟與生活負擔。

心裡想著「要更努力!」這是許多障礙者在跨過一道道,關於生活的關卡,他們真實的心情寫照是跌倒了還是得爬起來;但這個社會步調太匆促,沒有留給障礙者一絲絲喘息的空間,即使在職場上工作,仍以懷疑的目光看著他們,問說「你可以嗎?」

已在伊甸服務5年的「老師」黃婕,關於障礙者就業、所面臨的問題看多,她感嘆表示,台灣高等法院算是相當認同和支持我們的單位,社會上有些工作場域,他們對障礙者不了解而有所排斥,即便是公家單位也有類似狀況。
(備註:輔導身障者就業的非營利組織,通常會一個職場安排一至兩位工作人員,協助身障者學習並熟悉工作,達到業主的要求,通常被稱為「老師」。)

黃婕分享了自己的工作觀察,她表示,其實不少的身障朋友,只要透過完整的訓練,以及適當的協助,或許比一般人工作慢,但還是能完成業主的期待,而且他們比一般所謂的正常人更有責任感。

就以傑智的例子來說,他在伊甸阿萬師清潔隊工作前,曾有一段頗長的時間、是在電子工廠上班,他靦腆表示,雖然偶而會有職場歧視的狀況,但還算工作愉快。換句話說,身障朋友並非只能投入「庇護職場」,若在一般職場工作,只要這是友善的環境,障礙者一樣能優秀的工作、大展長才。

傑智表示,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,他和許多勞工一樣,因為工廠結束被資遣,貼心的他,認為自己不該成為家人的負擔,於是在新聞上看到伊甸的職業培訓計畫,立馬報名參加,他想為未來打拼、繼續賺錢。

與一般的工作職場氛圍不同,傑智表示,在伊甸的日子和以往的經驗相比,因為認識很多跟自己一樣的身障朋友,他逐漸產生一種同儕感,還能幫助比自己弱勢的同事完成工作,讓他感覺很有成就感。


傑智表示,在伊甸的日子因為認識很多跟自己一樣的身障朋友,他逐漸產生一種同儕感,還能幫助比自己弱勢的同事完成工作,讓他很有成就感。

認真勤奮的傑智,擁有一顆正向的心,與周遭的人相處融洽,我們觀察到,清潔隊的直立人阿姨喊著:「傑智~」,她分享著剛剛買的飲料、請他喝;走向大門口的路上,傑智也都靦腆的笑笑,而台灣高等法院的院警也對著他,遠遠的笑著打招呼。

藉由與傑智他們近距離的長時間接觸,發現障礙者是真實的存在我們生活的周遭。看著傑智的背影,他一拐一拐地前進,速度確實比多數人還要慢,只要相信自己做得到,只要抱持信心邁開步伐,他終究會去到那個需要他的地方,易地而處,這何嘗不是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日常。



原文網址: http://www.ettoday.net/news/20161109/807656.htm#ixzz4PZDZWNcV  | ETtoday公益新聞 | ETtoday 新聞雲